当前位置:书香院 > 剑道不古 > 第五十一章 醒来

剑道不古第五十一章 醒来(1/2)

    边黎将白子辰扶起,半躺在床上,右手拿起放在桌子上,已经烧好的草药,单手环抱着他,一勺一勺地喂着白子辰吃药。

    药还有些烫,边黎就将每一勺都轻轻吹了吹,才送到白子辰的嘴里。

    一株百褶镇魂草在外界的价格不容小觑,若是兑换成山下人日常使用的金银,都可以堆满一间屋子了。而他用以熬药的青竹露水则更是可遇不可求,据说外界有附庸风雅的富绅,为了买来青竹露水煮那緑凝毛尖,开价一万两黄金一斗。价钱给的绝对是高了的,一万两黄金都相当于五十颗玉火钱了,这个价位都够买上一件品秩尚可的法宝了。可是直到最后,也没有谁去富绅那里去换来那沉甸甸的金子的。

    青竹山中倒是恬静,没什么妖魔鬼怪作祟,只是坐镇山中的青竹夫人,喜好安静,不喜外人打扰。

    便使得那些眼馋青竹山中名誉九州的青玉竹的登徒子,都不敢踏入山中半步。

    也不知道边黎是怎么搞到那么多的青竹露水的。

    将整壶药水烧成的一碗药全部喂进白子辰的嘴里,边黎用毛巾揩了揩白子辰的嘴巴,便将白子辰又放躺回床上。

    能够感觉到,那自白子辰体内传来的神魂悸动,此时稍稍安静了下去。

    其实老实说来,白子辰在与白觅松的争斗中,邀那剑鬼执掌身体,剑鬼撤去掌控的时候,白子辰的状态,挺吓人的。

    他的神魂与肉体,因为剑鬼那段时间的掌控,出现了严重的排斥之力。

    就好像,那副肉体不再属于白子辰,而白子辰想要重回肉身,就需要经过夺舍手段,才能进入。

    开门出门,再进门。

    锁被换了。

    自然是进不去的。

    所以边黎与白扶清对白子辰的治疗手段,便是将白子辰的神魂假以雕琢。

    让钥匙与锁口,变的合契。

    毕竟白子辰现在还不会什么夺舍手法。

    总之,结果似乎尚可。

    现在就只等白子辰自己苏醒了。

    边黎将空了的药碗放在一旁,正要坐下。

    听闻脚步声。

    转头望去。

    被裹得像个木乃伊的白轻语被秋止抚着,正缓步往这里走来。

    边黎微微一愣,道:“轻语,你伤的那么重,为什么还要乱跑。”

    白轻语摇了摇那绑着白布显得异常笨拙的脑袋,呜呜道:“我放心不下三哥,在医馆待着实在折磨人,就想来看看。”

    之前白轻语身上是没这些家伙事儿的,但是听说她要出门,医馆的大夫怎么都劝不下,就只好为她做些防护。

    也免得伤口再次恶化。

    秋止搀着白轻语来到床边,边黎赶紧让开,让白轻语坐下。

    白轻语苦着脸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白子辰,眼泪刷的就落了下来。

    “三哥他,不会死吧?”白轻语噘着嘴巴,弱弱地问道。

    边黎一愣,旋即笑道:“现在没什么大碍了,只等他什么时候睡够了,自己醒来了。”

    白轻语用缠着绷带,显得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白子辰的鬓发,呢喃道:“三哥你可千万要醒过来啊,轻语还等着你再带着我去骑梨花雨呢。”

    秋止看着呆呆的白轻语,一脸心疼。

    边黎只是在旁边轻笑。

    白扶清惹人生气的手段,一直都是可以的。

    ...

    ...

    白子辰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是一个黄昏。

    金黄色的阳光洒在床前,总会让大梦初醒的人儿恍如隔世。

    轻轻地动了下手指,被白觅松暴揍的伤势此时还有些痛感,那股痛感刚开始极其微小,最后一点点放大,把白子辰疼得狠狠地吸了口凉气。

    动静吵醒了睡在床边的一坨,那一坨木乃伊样的东西呓语了两句,抬起头来。

    对上了白子辰清澈的眸子。

    “三哥!”白轻语惊慌失措,肉肉的小手啪的一下按在了白子辰的胸口。

    “啊…”白子辰疼的眼泪水都要挤了出来,正要叫喊出声,却先听到了一声惨叫。

    便见委屈巴巴的白轻语拼命甩着那只手,好像比他还疼。

    白子辰这才想起来,之前白轻语与白觅松的比赛里,那只拳头硬接了白觅松的力之波动,被打得骨头都折了。

    连忙用手轻轻抚了抚白轻语缠在手掌外的绷带,轻声道:“不哭哈,小青鱼,你最坚强了。”

    没想到不说还好,这话刚说完,白轻语脸上的泪珠就更多了。

    嗷呜的一声就扑到了白子辰的身上,弄得白子辰身上撕裂般的疼痛,也不敢言语。

    “三哥啊三哥,我还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要留小青鱼孤苦伶仃的一个人生活下去了……”俏丽的小脸上此时鼻涕和眼泪混在一起,脏的很,白子辰也不嫌弃,轻轻地拍着白轻语的肩膀。

    “轻语不哭,不哭哈,三哥向你承诺,一定会陪着小青鱼一起长大的,等到了以后,我的小青鱼长成大姑娘了,有了中意的男孩子,要嫁人了,三哥还要给你把把关呢。”白子辰拍着白轻语的背,就好像对待一个婴儿一样,生怕弄疼了她。

    “我才不要嫁人呢!”白轻语突然挣扎着从白子辰的怀里爬出来,瘪着嘴巴道:“三哥是全天底下最好的男孩子了,有了三哥的爱的轻语,才看不上别的那些臭男人嘞。”

    白子辰听了也不着急反驳,只是笑着看着白轻语,印象里总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跑的小丫头,现在眨眼之间,已经长成一个大丫头了,个子高高的,小脸蛋也有了美人的雏形了。

    以后,一定也是个追求者众的女子吧。

    “你以后,会遇到一个比三哥更疼你爱你的男孩子,或许你最开始对他不以为然,但是你会慢慢地感受到他的重要,你会觉得这世界上没他的话,就不是这个世界了。你会为他笑,笑的很甜,你会为他哭,哭的很伤心。可是无论你是笑还是哭,心里还是会挂念着那个男孩子,想着他在你经历这些情绪的时候,又在做着什么,是不是也会因为你的快乐忧伤,而心生感应。到了那个时候,你或许就不会那么在意你的三哥了。因为女子的心里,装一个男人就够了。”白子辰轻声呢喃道。

    哪知,白轻语听了这些话语,哭的更伤心了。

    “不……不会。”白轻语哽咽道:“我绝对不会不爱三哥的。”

    眼泪好像不要钱一样,将缠在白轻语胸口的绷带都打湿了。

    “好好好……”白子辰头疼不已,自己非要说这些干嘛,笨拙地为白轻语揩着泪水,连声道:“不会-->>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剑道不古。本章网址:http://www.sxy8888.com/dushu/8514_51.html

看《剑道不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