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香院 > 公主是个病美人 > 101、番外

公主是个病美人101、番外(1/2)

    秋雨蒙蒙, 石板路上激荡起一圈又一圈冰凉的涟漪。

    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棉布长袍,面容白皙,年轻俊朗, 身旁跟了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两人打着伞,一齐进了深巷。

    前面是林立的府宅,两侧栽种桂花, 风雨一下, 落了满地金黄的清香。

    少女怯生生的拉了拉他的袖子:“表哥, 真的是在这里吗?咱们会不会走错了?”

    少年脚步一顿,面色冷淡,在萧瑟的秋风中吐出一口白气:“我娘说的是这个地方,应当不会有错——到了,我去敲门。”

    前方是两座石狮子,绿瓦朱墙,很是气派。

    少年抬脚过去,不轻不重地敲了敲门, 不多时有人来开了门,是个上了年纪的老者。

    他打量着眼前的两人, 语气还算温和:“小公子, 你们找谁?”

    少年拱手,露出一丝含蓄的浅笑:“晚辈裴渊, 想请问一下此处是叶晋安老大人的府邸吗?”

    “叶晋安?”老者困惑道:“你找错地方了吧,我们主人不姓叶。”

    裴渊俊美的脸上笑容一僵:“枢密院叶晋安,不住这里吗?”

    “枢密院……”老者回忆了一下,恍然大悟:“对对对,以前是叶家的府邸, 不过他们早搬家了,这是我们主人重建的房子,得有三四年了吧……”

    裴渊还有一身未褪却的少年气,听闻这话面色微微一变,竭力保持了冷静:“请问您知不知道,他们搬去了何处?”

    面前的老人摇摇头:“这就不知道了,他们家也没人做官了,这么大的京都,住哪儿也打听不到啊!”

    “多谢。”裴渊到底稳住了,只一瞬间便接受了这个事实。

    母亲出嫁多年,跟随父亲去了千里之外的江阳,十来年没回过京城,与外祖家也有好几年断了联系,如今再想找到,几乎是不可能了。

    打着伞原路返回,雨势渐小,弥漫着朦胧一层白雾,身畔的少女小心打量着他的神色:“表哥,我们怎么办?回江阳吗?”

    裴渊脚步一顿,想起她还没吃饭,微微垂下眼:“锦华,我先带你去吃饭,然后你在客栈等我回来。”

    林锦华一愣:“你要去哪儿?”

    裴渊不语,回客栈把表妹安顿好,便又出了门,如此寻寻觅觅直到下午,也依旧一无所获,腹中饥肠辘辘,更叫人难堪的,是他发现自己身上的钱袋子没了。

    十八年的人生里,从未遭遇如此困窘之地。

    母亲遗愿是想他来京城看一看外祖和舅父,于是他和表妹风雨兼程赶了一个月路,风尘仆仆到了京城却并未找到外祖父,当年的留下的地址已经物是人非。

    裴渊嗟叹一声,一路回客栈还在想,要怎么能回江阳,客栈交的钱只够住两天了,身上仅剩的几文钱,也仅够吃一碗面了。

    前方高楼府宅林立,是达官贵人所居之处,巷口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旁边馄饨摊的老板说今日是宫里大公主出嫁的日子,天潢贵胄金玉富贵自然超乎常人想象。

    裴渊凝眸,看着手心里躺着的几个铜板,还在犹豫要不要吃碗馄饨,人群里忽然喧哗起来,一列威风凛凛的侍卫分开百姓,留出一条宽敞的通道,精致豪华的马车缓慢驶来,停在路口。

    屋漏偏逢连夜雨,裴渊一时不查,被侍卫推搡,手里的钱骨碌掉在地上,凌乱的脚步踩踏而过,犹如火辣辣的一巴掌扇在脸上。

    锦衣华服的男子从马车上跳下来,转头笑道:“皇妹,到了,下车吧!”

    车帘被掀开,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欢欢喜喜的出来,澄澈的眼眸滴溜溜的左看右看,神奇的与人群里懊恼的裴渊四目相对。

    小姑娘很瘦,却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清晰的看见了他手里残留的最后一枚铜钱。

    裴渊站在馄饨摊上,神色有些难堪,下意识地移开了目光,不想马车上的小姑娘跳下车来,伸手问旁边的男子。

    “五哥,你有钱吗?”

    男子摸摸鼻尖,无奈道:“我身上怎么会带钱?”

    话是这么说,旁边宫人耳聪目明,不消片刻就拿来了一个钱袋,小姑娘掂量了一下,觉得不妥,从里面摸出十两银子,一路往馄饨摊走。

    男子大惊,忙伸手去拦:“皇妹你干什么?”

    小姑娘三两步走到裴渊跟前,摊开掌心:“这个给你。”

    裴渊一怔,虽然不知这个小姑娘的身份,但也清楚她一定是非富即贵的娇小姐,白皙细腻的手掌心里是一块银元宝,散发着冰凉的光。

    她说:“我方才看见他们把你手里的钱撞掉了,赔给你!”

    裴渊莫名有些局促:“不、不必了……”

    “你拿着吧。”小姑娘见他不要,索性往他手里一塞,另外又吩咐身边的人在馄饨摊买了一碗馄饨,转头朝他一笑:“你饿吗,再请你吃碗馄饨吧,我先走啦!”

    小姑娘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在簇拥下进了前面的公主府。

    馄饨摊的老板感叹道:“这应该就是传说中金枝玉叶的宜嘉公主了吧?”

    裴渊手里紧紧握着那块银子,闻言回过头,老板继续道:“这位公主声名在外,咱们小百姓都知道当今皇上最宠爱嫡出的小女儿……可惜这位公主先天不足,身子不好,不常出宫来……”

    后面的话,裴渊已经听不真切了。

    斗转星移,白驹过隙。

    他再见那位宜嘉公主,已经是在八年后,当时机缘巧合,他救治了镇守边关的大将军,大将军乃当朝国舅,皇后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裴渊忽然就想到了当年一面之缘的小姑娘,时隔八年,他从国舅口中听说公主身体每况愈下,已经或许坚持不了多久。

    裴渊生出几分恻隐之心,大约是行医治病多年,他突然很想去看看那位久病不愈的公主,能不能想出好的法子治好她。

    他最终还是如愿以偿,被国舅举荐到了太医院,从暮春到炎炎夏日,他终于第一次踏进了公主所居的宫殿,看到廊下听宫人说起端午盛况的一脸向往的女子。

    她依旧瘦弱不堪,脸色惨白,站在那里仿佛随时要飘走一般。

    裴渊心尖颤了颤,没想到久别重逢会是这样的场景。

    他受祖父和父母教诲,耳濡目染,行医已经十几年,对于公主的病情却无能为力,他眼睁睁看着她身体恶化,最后药石无医,奄奄一息躺在床榻上。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拿出一个玉佩,交到他手里,低声说:“这是唐驰给我的信物,你帮我转交一下,我不能耽误他……”

    然后他在她十九岁生辰前夕的深夜里,咽下最后一口气,滚烫的鲜血染红了她身前的锦被衣-->>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公主是个病美人。本章网址:http://www.sxy8888.com/dushu/6041_100.html

看《公主是个病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