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香院 > 作精竹马逐渐变攻 > 24、机车

作精竹马逐渐变攻24、机车(1/3)

    这手金贵。

    水不能碰多了,容易干燥,衣服是不可能洗的,不会扫地不会拖地,要说用处,可能就是在江临安洗了一大篮子衣服又把寝室打扫地干干净净之后,小舟会过来献个殷勤,替他捏捏肩。

    江临安也不是很喜欢让他捏,只是小舟总把这事当成是趣事,一定要做。

    又说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废,什么都要哥哥帮忙。

    可是江临安不在乎这些,他总是会想着,等以后再长大了些,小舟有了喜欢的人,自己想替他做这些的机会都没有,也或许是,他自觉只有这些才能表达出自己心中那份隐秘的爱意了。

    很愚蠢的方式。

    他总是喜欢在这些莫名其妙的方面多做一点,到了以后,可能就轮不着自己去护着他了。

    江临安知道自己这种行为挺可笑的,但权当做是在宽慰自己好了,至少现在,能护着他的时候多护着一点,能让他玩得开心一点就别让他做太多不喜欢做的事,或许就让他在这最后的高中生涯里把自己记得更清楚一点,忘得慢一点。

    可是现在。

    江临安小心翼翼地端起蒋舟的手,背上擦破了点皮,还有些红了。

    他万般想护在手心里的人,给人欺负了?

    看着在地上蠕动的那个人,头上还带着点伤,脸上有很明显的淤青,他没去细想这伤是怎么来的,只觉得满脑子都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个人欺负了他的小舟。

    碰了他的人,别想好过。

    “哥哥。”蒋舟咬着下唇,红红的嘴唇被咬得像是要滴出血来,他眼角泛着水光,用那只没受伤的手牵住了江临安,“别管他了,我手好痛啊。”

    江临安心头一紧,转身将他回握住,微微仰首,在他身上仔仔细细地扫视了两圈。

    衣服很整齐,也很干净,应该除了手没有哪里受伤了,他这才要放心一点。就是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全写着委屈,让他忍不住心疼。不知道为什么会动手,更不清楚为什么只伤了手,但他难得去想这些。

    一双眼睛里只装的下小舟,别的什么都被他抛诸脑后了。

    管他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先揍了再说。

    “我去把这个人收拾了,马上就带你去医务室。”江临安安慰他道,看着那受了点擦伤的手背,刚想摸一摸,就听到上方小舟疼地“嘶——”了一声

    他不敢碰了。

    “哥哥,别管他了,就是个垃圾而已,让哥哥动手,不值当。”蒋舟牵着他的指尖,晃了晃,犟着脾气,不肯让江临安往前走一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这人,欺负韩永白他同学,我看着气不过,想上去找他理论的,结果就骂起我来了,骂了不说,还想打人。”

    脸上别说红了,一丝波澜也没有,自持宠爱,就算这谎撒的破绽百出,他也是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甚至还越发显得委屈了起来,瞥过地上的大金链子一眼,充满了厌恶。

    韩永白没想到江临安会突然过来,本以为蒋舟会想要把自己会打架的这一面藏地很好,装作柔弱,不会让江临安看出来一星半点。如今看来,并不是这样的。

    一下子便觉得自己手机里那几张照片没什么用处了,果然,被宠着的人,无论是哪一面都能够被接受。他顿时为自己刚刚的那点不怎么光彩的小心思感到可笑。看着面前的这两人,抛开那层用来掩饰的兄弟情,分明就是两个人在打情骂俏,不捅破对方的心思只是为了追求一种别样的情趣而已。

    可他又仔细想了想,仍旧是会发现奇怪的地方。

    安哥这个人,他多多少少了解过的,若真的喜欢蒋舟,应当是会说出来的才对。况且,蒋舟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喜欢,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安哥不是傻子,应当也能看出来才对。

    又想了一会儿,他恍然大悟。

    在心里笑了一声,想是两个人演那兄弟情深演的太入迷了,出不了戏,明明只要忽略那层表面上的关系,两个人之间的情愫能够能好的表现出来。

    可他们偏不,挂着那层外衣,紧紧拉着,就是不肯脱下来。

    不,不是蒋舟不肯脱下来。

    不肯脱下来的是安哥。

    这其中,应该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这个原因导致了他想脱却不得不越穿越紧。

    有趣。

    “韩永白?”江临安这才注意到一旁还有两个人,韩永白微笑着,身上的衣服没有一丝凌乱,不像是打过架的样子,就这么站在那个地方。

    身后还有个看起来很奇怪的人,浑身发着抖,眼神迷离,发现江临安在看他之后更是往韩永白身后缩了缩。

    大概能猜出是个什么情况了。

    “你就这么看着他被欺负?”江临安冷冷问道,锐利的眼神像是直直地扎在了韩永白的身上。

    韩永白突然反应过来,蒋舟让安哥到这儿来的目的不只是想让安哥去护着他,故意装出受伤让安哥去心疼,然后在自己面前展现出他们两人的关系是有多亲密,好让自己知难而退。

    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挑拨一下自己与安哥的关系。

    这位才是只真狐狸。

    韩永白的脸一下白了两分,他喃喃张口,却不知该怎么解释。

    江临安的眼神冷的像冰窖里的光,冻地他有些僵了。

    被人玩了一遭啊,他看向蒋舟,那张脸上分明扬起了几分得意,怪不得咬着唇,原来是怕忍不住笑出来。

    “安哥,这不刚刚小舟被欺负的时候我没反应过来,刚想着上去的,你就过来了。”韩永白苍白地解释道,他本想拿着手上那些照片自己去找老师说这件事的,现在看来,得用来补救一些东西了。

    他拿出手机,递到江临安的面前。

    江临安半阖着眼,看到了那几张照片。

    高中不是义务教务,校园暴力这种阴暗面的事一旦爆发出来,对整个学校都不利。有这些的话,让地上那个人滚出学校不是问题。

    “我之前拍着照,没想到他会欺负到小舟头上,不然我怎么会就这么袖手旁观。”韩永白说道。

    蒋舟的手上还有伤,他不想让江临安替他还回去,江临安也无法,想着有这些东西也足够了。

    就是那照片上还有个人,不知在哪。

    “还有个人呢?”江临安问道。

    韩永白指着厕所,“里面呢,想是现在不敢出来了吧。”

    厕所门本是留着条缝的,里面的人听了这话,立马给合上了,江临安眉头皱了皱,刚想过去,却又被蒋舟给拉住了,“哥哥,别去了,管他们呢。反正都是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的人,费这么多精力做什么。”

    他又把手伸-->>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作精竹马逐渐变攻。本章网址:http://www.sxy8888.com/dushu/4032_23.html

看《作精竹马逐渐变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