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香院 > [HP]叛逆者 > 115、血亲(上)

[HP]叛逆者115、血亲(上)(1/2)

    认出老巴蒂·克劳奇的瞬间,西里斯还以为这又是帕勒克斯·布莱克的某种诡计:新上任的法律执行司司长亲自搜查布莱克家的祖宅?这份“荣誉”恐怕要被载入族谱《大事记》里——如果这玩意儿存在的话。

    “魔法法律执行司。我们持搜查令来进行检查。”老巴蒂·克劳奇环顾乱成一团的屋子,绷得紧紧的脸上毫无表情,手中的魔杖和一旁两名傲罗的一样指着屋内的西里斯和阿尔法德,眼睛盯住西里斯手中的长棍,“这是怎么回事?”

    “莫名其妙被□□的正常反应。”西里斯说。他迅速扫了眼克劳奇身旁的帕勒克斯,这个老头儿轻蔑的目光落在阿尔法德身上,看也没看西里斯一眼,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他会说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

    “有其他人闯进来过吗?”老巴蒂·克劳奇显然还没有对房间里的一片狼藉放下戒心。

    “没有。”西里斯简洁直白地回答。他也没有放下手里的木棍,尽管他知道面对魔杖,这根棍子除了体型以外没有任何优势。

    “你是西里斯·布莱克?”

    这个令人费解的问题让西里斯收紧了眉心。

    “去年我们在霍格沃兹见过面,先生。”他刻意加上了拗口的尊称。

    “昨天你有没有离开过这间房子?”

    “离开过。”

    “你自己一个人?去了哪里?”老巴蒂·克劳奇板着脸追问道。

    西里斯顿了顿,只花了一秒钟的时间来考虑要不要说实话。“我去过破釜酒吧,还有两间麻瓜的酒吧。”最终他说,“和詹姆·波特一起。”

    老巴蒂·克劳奇转向帕勒克斯:“我看您的外孙和去年我见到时一样头脑清醒,布莱克先生。”

    用不着等到帕勒克斯有所回应,西里斯就从这句话里明白过来。“‘头脑清醒’?”他听见自己尖刻地反问,几乎可以想象帕勒克斯·布莱克言之凿凿地声称这张门后面关着两个疯子的模样,愤怒随之在血液里翻腾起来:这就是帕勒克斯告诉他们的?他和阿尔法德都疯了,所以必须被关起来?

    “西里斯。”一个出乎意料的声音闯进西里斯的耳朵里。他愣了一下——要不是亲眼看到艾尔维拉从克劳奇身后走出来,西里斯简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他瞪着她,看到她冲他摇了摇头。艾尔维拉脸上那副坚定、镇静的表情使西里斯冷静下来,他打住了嘴边讥讽的话。

    老巴蒂·克劳奇看一眼西里斯,示意守在门边的两名部下进屋搜查,而后自己也走进了房内。帕勒克斯拄着魔杖跟进来,克劳奇毫不在意,只是径直走到床边,目光投向倚在床头的阿尔法德:他面无血色、看上去奄奄一息,这显然不是“被□□的正常反应”,更何况还有一条扎眼的金属手臂接在他的肩膀上。

    “我想您需要去一趟圣芒戈。”克劳奇审视着那条怪异的胳膊。

    “没错。”西里斯说。

    “不,不需要。”阿尔法德同时开口。

    西里斯的心一沉。这是个脱身的好机会,他不明白阿尔法德为什么要拒绝。西里斯看向阿尔法德,正好见他撑着床板,坐直了身子。这个动作对阿尔法德来说似乎并不困难,更令人诧异的是,他使用了那条金属手臂,就好像那是从他肩膀上自然长出来的。抬起那只金属左手,他拭去额头上那层薄薄的冷汗,没有去看西里斯的脸:“我自己已经处理过了。”

    老巴蒂·克劳奇打量着他毫无血色的脸。这时另外两名傲罗已经检查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相互交换一个眼神,又向克劳奇摇了摇头。

    “我们需要对所有可疑状况进行核查,布莱克先生。”克劳奇于是继续追问道,“您的这条手臂是怎么受伤的?”

    阿尔法德合上眼。

    “我在试验魔药,结果融掉了自己的一条手臂。”他回答。

    “听听,听听。”帕勒克斯·布莱克冷冷的嗤笑声紧接着响起来,“刚才我说过什么?”

    老巴蒂·克劳奇没有理会他求证似的自言自语。“你确定你是在试验魔药,而不是遭遇了袭击?”他在问阿尔法德,却将探询的目光转向了西里斯。可惜对方并没有看他,而是直勾勾地瞪着自己的舅舅。

    “我确定。”阿尔法德依旧闭着眼,不与任何人对视。

    举着长棍的手垂下来,西里斯看着阿尔法德那张惨白的脸,面色阴沉。显而易见,为了布莱克家的安全和利益,阿尔法德根本没打算同魔法部的人说实话。帕勒克斯就是料准了这一点,才敢对克劳奇他们宣称阿尔法德已经疯了。

    “这就是我们不得不把他关起来的原因。”果然,这个惹人厌的老头儿又拄着魔杖走过来,脸上写满了讥讽,“为了试验魔药,牺牲掉了自己的一条手臂。在此之前他甚至还在找一块传说中的石头——复活石,哈。你们听说过吗?一块童话故事里的石头。你们大可去查一查他的出入境记录,还有他在法国、德国的行踪……到时你们就会知道他的脑筋究竟有多不正常。”

    “阿尔法德的脑筋和我的一样正常。”西里斯冷冷地说。

    “听见了吗?不能怪我们认为这小子的脑袋也出了什么问题。”帕勒克斯面色不改,他停下脚步转向自己的外孙,嘴边挂着嘲弄的微笑,“不过既然法律执行司司长都认为你头脑清醒,那么你现在就可以离开这个房间了,西里斯。我看这里也没什么可疑人物的踪迹,是不是?”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他瞟了眼一旁的老巴蒂·克劳奇。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便有一道耀眼的白光在窗外闪现:一只银色的猞猁从窗外穿墙而入,四肢优雅而轻盈地落到床尾。或许是因为这个大家伙出现得太突然,离它最近的帕勒克斯·布莱克始料未及地后退了一步,扬起手中的魔杖,几乎要向它抽过去。

    屋子里的两名傲罗齐刷刷地举高魔杖指向他,老巴蒂·克劳奇不耐烦地抬起一只手制止,帕勒克斯那根手杖模样的魔杖停在半空中。而守护神张开嘴,发出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确认属实,搜查令已经准备好了。”

    “是我的部下沙克尔送来的消息。”克劳奇转过身面向身旁的老人,“这里的确没有任何可疑人物的踪迹,但阿尔法德·布莱克先生必须跟我们走一趟。”

    手中的魔杖重重地拄回地板上,帕勒克斯冷下脸问:“理由?”

    “我们刚得知他在伦敦北郊有一处未登记在他名下的房产,所以也需要对那里进行搜查。”老巴蒂·克劳奇看向阿尔法德,脸部的肌肉自始至终绷得像几块坚硬的石头,语气却不无嘲讽,“希望您还记得自己的那幢房子。”

    西里斯清清楚楚地看到阿尔法德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阿尔法德很少过去,不过那幢房子确实是他的。”赶在舅舅做出回应以前,西里斯便先一步答腔道。他不能再错过这个把阿尔法德带出去的机会,更何况眼下暴露那幢房子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格里莫广场12号的防御对布莱克家的人格外松懈,而阿尔法德的房子不一样,贝拉特里克斯绝对不可能带着食死徒闯-->>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HP]叛逆者。本章网址:http://www.sxy8888.com/dushu/4028_114.html

看《[HP]叛逆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