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香院 > 假淡定 > 第67章 第 67 章

假淡定第67章 第 67 章(1/2)

    067

    不知道是不是直觉, 张显成一整夜都没睡好。

    凌晨的时候,他梦到了暮云的爸爸。画面很杂乱,背景是h大, 他们一起读博的日子。

    醒来心跳的很快, 呼吸不畅,浑身乏力。

    他扶着床头柜坐起来, 灌了半杯冷水, 那种心悸的感觉才缓缓消退。

    这两年时常有这样的感觉,或许他该去医院做个检查。

    不想打扰到已经熟睡的妻子, 张显成起身出了卧室。穿过长长的走廊, 推开书房门,他坐到书案后,摸索着开了台灯。

    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小半间屋子, 张显成拉开抽屉, 拿出一本书, 从里面翻出一张照片。

    照片的边角已经泛黄了,年代久远。上面一共三个人,除了他, 还有暮云的爸爸妈妈。

    背面用黑色的马克笔写着时间, 还有名字——乔岩、张明妆、张显成。

    其中,乔岩和张明妆的名字被人用圆珠笔圈成了爱心的形状。

    张显成回忆起那些片段。

    那是他们博士二年级的新年,青城下了很大的雪, 明妆一早就出了门。

    “哥, 你跟出来干什么?”

    “那你干什么去?”

    “我见我男朋友!”

    “张明妆你羞不羞,一个大姑娘家家张口闭口男朋友。”

    “你管的着吗?我就说我就说!我去见我男朋友, 我对象, 我未婚……”

    名妆那天穿着件大红袄, 系着毛绒围巾,整个人明艳又活泼。

    她和乔岩去拍照,因为开学后课业繁忙,恐怕没有时间来回见面,所以留张照片。

    但因为他的加入,照片变成了三个人。

    “哥,你怎么这么讨厌噢。”从照相馆出来,明妆仍旧是不高兴的。

    ……

    张显成怔怔的看着照片,眼角湿润了。

    这么美好的两个人,命运却没有善待他们。

    反而是他,背负着所有的怀念和愧疚,独自行走了这么多年,不知道何时是尽头。

    过去的那些美好片段,他记得;自己做过的混蛋事,他也记得。

    这些年,他连墓地都不敢去。他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一时的鬼迷心窍。那些金钱名利,他拥有的越多,就越觉得自己罪无可恕。

    愧疚和心痛,总是在某一刻时刻,因为某个似曾相识的画面,或者是毫无预兆的出现,一点一点残食他的灵魂。

    到底为什么,会那么做。

    他确实不如乔岩优秀,但也不差,妹夫优秀一直是他觉得骄傲的事情。

    而他自己也在大学教书,这在当时是很体面的工作,顺利议了亲,看着也是顺遂平稳的一生。

    一开始,日子的确很甜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和乔岩的差距也越来越大,妻子便时常念叨:

    “你看看你妹夫,一个学校毕业的,同样的学历,和你年纪一样人家都已经副教授了。”

    “你这辈子都比不上你妹夫,我和孩子跟着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

    他也口不择言过,曾经一怒之下对着陆媛说:“你比我妹妹也差远了,什么锅配什么盖不知道吗?”

    这句话伤了陆媛,所以后来,不管是对明妆还是对暮云,她从来就没有好脸色。

    他夹在中间,也很无奈。

    但这一切都不能怪陆媛,一件事做或者不做,都是他自己的决定。

    陆媛至今都不知道他剽窃过乔岩的设计,她真真切切的,为自己的丈夫自豪着。

    重重的叹口气,像从前的很多次一样,张显成把照片郑重的夹回书里,放回到抽屉。

    余光瞥到旁边的小盒子,是暮云给的生日礼物。

    也不知道是什么这么神秘,让最后看。他拿起来端详了一会,最后还是拆开了。

    里面是个小木盒子,打开,老式的u盘下面压着一张纸,上面写:

    没有备份。

    暮云把东西给过来的时候,也说了一句:“全世界就这么一份。”

    张显成打开了电脑,插上u盘……

    音频放完一遍,又自动循环。张显成从呆滞的状态中回神,想按暂停,但双手颤抖着迟迟握不住,最后终于用手腕点了空格键。

    然而这时候,门打开了。陆媛出现在门口,脸上的表情震惊又失望。

    “你再放一遍。”

    “再放一遍听到没有?”陆媛快步走到电脑旁,想去摸键盘被张显成挡住。

    “媛媛。”张显成很艰难的挤出一个字,“我……”

    “你告诉我是假的。”陆媛不敢相信,但张显成的反应似乎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为什么?我是说过你不如别人,但你不能……”陆媛推搡着张显成,觉得这些年引以为傲的东西,都在轰然崩塌。

    她希望丈夫优秀,有出众的能力,给她优渥的生活,想争一口气,证明自己嫁对了人。

    她一直为他骄傲。

    张显成承受着妻子的质问,心如刀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知道,妻子市侩,很多事情上会斤斤计较,逞口舌之快,但本性从来不坏。

    就像那次暮云来借钱,她会说难听的话,但不是真的不愿意借,而是摆点姿态,理所当然的觉得暮云还会和亲舅舅开口。

    他质问她的时候,她那么厉害的嘴也只是象征性的反驳了几句就气焰全无。

    后来,她面上还是说什么“穷亲戚”“麻烦”,但也状似不经意的提醒他:“你悄悄去把医药费交了吧,也没多少钱,省的你外甥女以后怨我们。”

    ……

    “显成?”陆媛发泄够了情绪,才发现抓着衣领的手很重,而张显成的身体已经歪到了一边,眼睛紧闭着……

    “怀宴!怀漾!”陆媛失控的大喊。

    -

    暮云赶到医院的时候,是早上六点,手术室外的走廊里三三两两坐着焦急等待的家属。

    这个时间,都是昨晚抢救的。

    暮云站在电梯口,觉得脚步很沉,走不动路。

    “怎么了?”谢图南感觉到她的异样。

    “……不想过去。”暮云语调很低,往后退了一步,坐到旁边的陪护椅上。

    本以为最坏的结-->>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假淡定。本章网址:http://www.sxy8888.com/dushu/3808_66.html

看《假淡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