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香院 > 鸿蒙仙缘[穿书] > 第209章 龙君陵墓(二)白骨皇朝

鸿蒙仙缘[穿书]第209章 龙君陵墓(二)白骨皇朝(1/2)

    顾皎暗忖着此地的流通货币很有可能是阴骨矿制成的,不过这船家收费过河都是一锭银锭,他怎么可能没见过金子?顾皎心思一晃而过,她又取出一滴天银,“老翁,这点金子够我们船费了吗?”

    老叟笑着说:“够了!够了!贵客请上船。”

    陈琅嬛迟疑地传音:“师妹,我怎么觉得这人怪怪的。”

    顾皎道:“我看他修为也寻常,如果他真想对我们动心眼,正好抓来搜魂。”

    陈琅嬛赞叹道:“师妹所言极是。”她都忘了还有搜魂这事,果然是好日子过久了,都忘了她们是魔门妖女了。

    霍臻含笑听着两人的对话,这丫头还是太心慈手软了,这老叟出现得诡异,早该出现时就抓来搜魂了。

    顾皎也觉得这人身份可疑,但如果觉得他可疑就搜魂,那么修为比自己高的人是不是也能这么对自己?是故,除非逼不得已,她一般很少主动攻击。

    老叟等三人坐稳之后就驾着小舟渡河,顾皎随意跟老翁闲聊:“老翁带人渡河多久了?”

    老叟瞄了顾皎一眼,阴测测笑道:“你们是不是想离开?来了这里的人就永远走不了了。”

    顾皎微微笑道:“我们初来乍到,对这里都不熟悉,老翁能指点指点我们吗?”

    老叟砸吧了下嘴,“可以是可以,不过——”他对着顾皎搓了搓手指。

    顾皎从善如流的再次奉上一滴天银,陈琅嬛冷眼看着老者贪婪的样子,师妹是好心,可也不是滥好人,她会这么大方,显然是不准备放这人离开了。

    老叟眉开眼笑的接过天银,仰头喝下,他听了顾皎的话,咧着黑洞洞的嘴笑道:“放心,老朽一定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们。”说完这老叟还真给他们介绍起这地方的情况,根据老叟说,他们所在的地方很大,光是大大小小的皇朝就有十来个,他们当前所在的地方是附近最强盛的白骨皇朝。

    国内通行的货币是铜钱、银锭,说着老叟从怀中取出了一枚黑黝黝的铜钱递给他们,他见顾皎接过铜钱,心疼呲牙吸了一口气,陈琅嬛见了冷笑一声:“你船资不是一人一锭银子吗?怎么不给我们看银子?”她就不信这穷鬼还能拿出银锭!

    老叟白眼一翻:“你们是外来者,船资自然跟别人不同,也是老叟我心善,不然两位——”他嘿嘿笑着,不肯再说下去了。

    顾皎这下真确定这老叟是看不见霍臻的,她传音问霍臻:“他看不见你?”

    霍臻道:“这阴魂修为极低,我浑身气息收敛,他自然感应不到。”

    顾皎看着手中的铜钱,它居然是用符纸制成,应该是一大张符纸被人用特殊的手法折叠成外圆内方的铜钱状,上面有繁复的符文,“这是什么东西?”

    霍臻道:“这是符钱。”

    “符钱?”顾皎奇怪地问:“符箓还能当钱用?”

    霍臻说:“在上古末期有段时间修行界流行用符钱,上古结束之后符钱就不用了。这只是最低级的纸符钱,金丹修士就能炼制,一般来说修行界用的都是玉符钱。”

    顾皎不明白为何符箓还能充当货币?比起用途广泛的灵石来,符箓的可用范围太狭窄了。

    霍臻道:“上古末期,修行界战乱四起,当时还有域外天魔再次入侵,人人思危,符箓虽比不上法器威力大,还能反复使用,可符箓炼制迅速,是故当时修士都会习惯性带上许多符箓防身。”符钱也是在这种特殊环境下孕育而生的。

    顾皎若有所思:“莫非这位龙君是上古时期陨落的?”不然这里还有炼制符钱习惯?

    陈琅嬛问霍臻道:“这种符钱你能炼制吗?”

    霍臻微微颔首:“可以。”他没炼制过符钱,不过他只消看一眼实物,就知道应该如此炼制了。

    陈琅嬛传音对顾皎说:“顾师妹,你这位师兄可真厉害,都比得上霍真人了,说来霍真人呢?”“真人”这称呼在修行界很广泛,所谓真人就是去伪存真的大能,在上古时期真人都是天仙以上的大能的称呼,发展到现在金丹修士以上就可以称呼为真人,不过在很多不知道对方

    顾皎暗想你可真有眼光,他可不是霍臻吗?顾皎道:“霍师兄闭关去了。”

    陈琅嬛说:“我发现这些下界的大能回到上界后都会闭关,果然去了下界就会有突破吗?那以后我们要是突破不了,要不要也去一趟下界?”

    顾皎道:“你都是从下界上来的,你说你要不要回下界?”

    陈琅嬛:“……”她这不是内涵自己是废材,就算下界历练也拯救不了自己吗?

    三人说话很轻松,状似没有注意到撑船老叟的举动,那老叟双眸越变越深,最后成了一双毫无眼白、死气沉沉的眼睛,嘴角也越裂越大,就在他想翻身下船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从他身后伸来,一把牢牢抓住了他的衣领。老叟吓得眼睛一下又变大了一倍,整张脸被眼珠占据了三成以上。

    顾皎实在看不过去了,轻喝一声:“变回去!”搞这么丑是想吓人?顾皎倒是不怕,但这长相看着伤眼啊!

    那老叟怎么都没法发现到底是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他眼球都吓得飞出来了,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老朽差点掉进河里去了,多谢两位姑娘出手相助。”

    陈琅嬛冷笑:“你这是‘差点掉进湖里’?你这是想逃走吧?”

    老叟喊冤道:“姑娘您误会了,这底下可是弱水啊!什么人掉进去就只能死了,老朽怎么会拿自己性命开玩笑?”

    顾皎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你就先下去给我看看。”顾皎说完,霍臻就把老者提了起来,让他下半身浸在了弱水里。老叟嘶声惨叫,但下半身基本安然无恙,顾皎好奇地问:“你这是用了什么法子让自己免于弱水侵蚀?”

    老叟试图挣扎,可他是落在霍臻手中,哪有逃走的可能?他干脆闭目不语。

    霍臻见状很干脆地将他吊在了船沿,让老头两条腿浸在弱水中,老头一开始还挺硬气的,但很快双腿处传来的剧痛,让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恶狠狠地睁开眼睛,对顾皎和陈琅嬛说:“你们快放了我,不然你们跟我都会死在这里的!”

    顾皎尚且能维持好脾气,陈琅嬛却忍不住了,她抬手对着老头就是一鞭子:“本姑娘早看你不顺眼了!”

    顾皎见陈琅嬛还要打他,伸手拦住了他,让霍臻将人提了上来,她对老头和颜悦色道:“我那三滴天银味道可好?”

    老头蓦地睁开眼睛,眼珠再次飞出:“你是什么意思?”

    顾皎笑容可掬道:“你真以为我是傻子,莫名其妙让你喝了三滴天银?亏你还是做黑吃黑生意的,都不知道天下没有白得的午餐吗?”要不是打了不让老头离开的主意,顾皎又怎么可能连费三滴天银?她给这老头三滴天银也是想让他神魂稳固点,不要

    老头恶狠狠地瞪着顾皎:“你对我做了什么?”

    顾皎说-->>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鸿蒙仙缘[穿书]。本章网址:http://www.sxy8888.com/dushu/2866_209.html

看《鸿蒙仙缘[穿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