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香院 > 奇怪的先生们 > 第202章 太岁汤我要闹了。

奇怪的先生们第202章 太岁汤我要闹了。(1/2)

    为了洗去脸上那些墨迹, 罗玉静在溪边坐了半日,苦生都没敢催促她。

    “我什么都没做错,诛邪剑, 你说是也不是?”

    “我没扔下她不管,还为她做了安魂香!”

    “在脸上画符有何不对, 我从前诛鬼不都是如此做的, 你说对吗诛邪剑?”

    “……”

    他蹲在附近一个高高的大石上,背对着下面溪边清洗的罗玉静, 对『插』在自己脚边的诛邪剑念叨。

    突然, 他抬手拔出诛邪剑挥出去:“诛!”

    诛邪剑飞『射』而去,扎中一块大石的缝隙处,那处阴影中扭曲一阵, 冒出黑烟, 消散在空中。

    诛杀了一只躲藏在阴影里寻机噬人的山妖,诛邪剑嗡嗡震响,被苦生召回手中。

    他将诛邪随手『插』回鞘中,继续接着先前话题说道:“那墨迹非是洗不干净,只是需要多洗几次罢了, 衣服虽被撕破, 我也为她买了新衣,还有甚好气?”

    “诛邪剑,你好好管教她, 像之前威胁我那般威胁她。都是你对她太过纵容,才会变成这模样!”苦生指责诛邪剑。

    这场没有回应的指责结束于罗玉静把自己洗干净站起来。

    “终于可以走了!”苦生跳下大石, 看见罗玉静脸『色』苍白,在山风中颤抖。新衣服是在锦川添置,那里最多的就是素『色』衣衫, 因此她还是一身的白。不怪许多人都将她认作女鬼,着实是因着她身上看不到生气。

    “你……”苦生迟疑一下,“满脸死气。”

    罗玉静冷冷地说:“哦,恭喜。”

    这个“冷冷”并非指她的语气,而是指她这个人此时的状态——初冬时节,这地界天气寒冷,在山间清洗这么久,可不就是快要冻死了。

    苦生一噎,转头寻个地方,生起火堆让她缓一缓。

    裹着被子瑟缩在火堆前的罗玉静,面『色』仍然难看。苦生皱眉点上一根安神香,蹲在她面前说:“拿着。”

    罗玉静迟钝地接过那根香,袅袅白烟飘在她周身,往她鼻子里钻去,那股淡淡香味让她逐渐停止不自觉的颤抖。

    “你在此处等我。”将诛邪剑留下,苦生扭头大步走出去,没过多久,他头发『乱』糟糟,带着一身草屑,提着一个奇形怪状的白萝卜回来。

    苦生在那越积越多的杂物堆里翻找,翻出锅和米等物,那根被丢在他脚边的白萝卜忽地一翻身爬起来,颤抖着白胖水灵的身体,想要逃跑。从它扭动时灵活的姿态来说,很难说这究竟是不是萝卜。

    罗玉静:“……”

    提上那扭动的萝卜再度走出去,而后苦生又风风火火端着锅回来,将锅往那火堆上一放。

    罗玉静看见那锅里有什么在动,想要将锅盖顶开,两根白嫩根须从锅缝里钻出来,又被苦生粗暴地塞了回去。那动静和煮没绑的螃蟹也没甚区别,他从袖中『摸』出两道符将锅盖贴上防止逃跑。

    饶是吸安魂烟,吸得整个人不由自主变平静的罗玉静,都有点维持不住自己哀莫大于心死的神情,心中生出些不好的预感,主动问道:“你在炼丹?炼『药』?”

    苦生说:“我自然是在给你做吃的。”

    罗玉静说:“我知道了,你是在封印妖魔鬼怪。”

    苦生说:“我在给你做吃的。”

    谁要吃这种东西?她刚才可是眼睁睁看着那怪东西还在扭动,就连现在它还在那里敲锅盖!罗玉静苍白的面容上浮现一丝激动的红『色』,她咳嗽一声说:“我不吃。”

    苦生怒道:“我放米前洗过手,洗了两遍!”

    罗玉静听到锅里那东西敲锅盖的动静越来越响,忍无可忍大声道:“是你手的问题吗!那东西根本不能吃,那是妖怪对不对!你让我吃妖怪?”

    “有毒的蘑菇、带石头沙子的米、毒蛇蜈蚣、尸油……这些就算了,你现在连妖怪都想让我吃!”

    用手指堵住耳朵,苦生道:“这并非普通妖怪,冷静!莫让戾气冲脑!『迷』失神智!”

    罗玉静:“你不让我吃这种东西我就很冷静,只要你不折腾我,我都冷静的不说话!”

    苦生又点了两支安魂香,将烟气朝她那边扇,把这地方弄得活像是个吸烟室,罗玉静又慢慢安静下来。连锅里的萝卜妖怪都安静了,可能是已经被煮熟。

    “吸烟”的罗玉静神情超脱,还说道:“我不会吃的。”

    苦生抱着胳膊,老大不高兴的样子,等到锅里飘出一股奇特的香味,他撕开符咒,打开锅盖。铺天盖地的浓香瞬间与热腾腾的白汽一同涌出,普普通通的白米汤竟然煮成了金『色』。

    将木勺伸进去搅动,浓郁靓丽的金『色』『荡』漾起涟漪。苦生往锅里捞了捞,将那根小一圈的“白萝卜”从锅底捞出来,丢进一边的水盆里。

    “不吃你,赶紧走。”苦生臭着脸说。

    水盆中的白萝卜从水盆里翻出来,哒哒哒跑出去。罗玉静看着这妖怪跑走,目光移动到那锅不知该称作“萝卜汤”还是“妖怪洗澡水”的东西上。

    苦生给她盛了一碗,先前决定无论如何都不会吃的罗玉静,被那股奇特的食物香味吸引,接过碗,埋头喝了一口。

    一瞬间,她死去多时的味蕾被唤醒,她口中迸发出从未有过的鲜香滋味。

    从那些事发生后,她一度无法吃下任何东西,食物失去了滋味,为了不让姐姐担心,她努力想要吃东西,但最后往往都是在姐姐离开后又吐出来。

    来到这里,不管苦生给她吃什么,她都无所谓,因为什么她都尝不出滋味。

    这一刻,她清晰感觉到饥饿,忍不住更大口地吞咽这一碗汤。随着汤落进腹中,她不知不觉流下眼泪,并非痛苦的眼泪。一些细微的快乐和满足感从身体里涌出,这都是她已经失去了很久的情绪。

    等到回过神,罗玉静发现那一锅汤已经快被她喝完,苦生正将最后一碗倒进她的碗里。她的身体不再僵硬和冰冷,仿佛沐浴着阳光。

    “这是……什么?”她听见自己漂浮的声音。

    “太岁汤。”苦生将锅丢进水里刷刷,“太岁不是普通妖怪,是一种灵物。虽无传说中延年益寿百病全消的效用,但对凡人也有益处。”

    现如今厉鬼越发少了,这种本就稀少的灵物自然更加难找,先前巧合在溪边察觉到太岁气息,本不想扰它,若不是看这人样子实在可怜,他也不会折腾这一遭。

    罗玉静忽然明白先前误会了他,这大约是珍贵的『药』。她将手中最后一碗汤推到他面前:“你喝。”

    苦生:“我面上戴着封印,喝不了。”

    罗玉静第一次用心平气和的语气,主动问起他:“不能暂时取下来?”
-->>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奇怪的先生们。本章网址:http://www.sxy8888.com/dushu/1734_205.html

看《奇怪的先生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