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香院 > 春日与你,都很甜 > 91、番外篇*宁则X余欣宁

春日与你,都很甜91、番外篇*宁则X余欣宁(1/2)

    余欣宁被吓的打了一个哭嗝,这个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像宁则的啊?

    “还没哭够吗?”宁则这话算温柔了,他以为是自己刚才说话说的太重了,才让余欣宁哭起来,一想就觉得愧疚,要是宁筱被其他人骂哭,他肯定马上找那个人干架,将心比心,别的女孩也是一样的。

    余欣宁缓缓的抬头,用袖子擦了眼泪,有些诺诺,“部长,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打球,你哭什么,是因为你刚才说你太凶了吗?那我向你道?歉,别哭了。”宁则又把纸巾往前递了递,男人嘛,能屈能伸,不就是一句道歉。

    “谢谢部长,”余欣宁接过纸巾,“和部长没关系,是我自己有点私事,部长刚才说的对,我?不该迟到早退的。”

    难得有人在她哭的时候安慰她,因此心里很?感激宁则。

    “其实也没啥事,你不是因为这事哭就好。”宁则挠了挠头,女孩子的眼泪他是真的无法抵抗。

    “那我走了。”宁则的同学在招呼他了,要不是看见一个人像她,又想到下午的事,他也不会来。

    “部长拜拜。”

    余欣宁看着宁则往下,他背影挺拔,看着有一米九的样子,难怪能成为篮球队的队长。

    她摩挲着手上的纸巾,还有淡淡的清香,而且他好好啊,还会安慰人。

    一瞬间,宁则在余欣宁心里的形象就高大了起来。

    两人真正的缘分就起源于这张带着清香的纸巾。

    周四,余欣宁有一节选修课,每个学期都要选修一门课程,一般而言选修课是不会挂科的,只要准时来,参加了期末考就可以过,要每门选修课都过了,才能顺利毕业。

    她选修的太晚了,只选到了一门“酒店运营”,听说这个老师挺严苛的,要是有一节课没有来就会挂科,所以大家都不爱选这门课,余欣宁此时却不懂。

    不过她也没打算翘课,她没这个胆子,每次都是早早的到教室,下了课才离开。

    这次也是如此,到教室很早,坐了第一排的位置。

    快上课的时候,后面已经坐满了,只有前三排,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而余欣宁,更是一个人坐在右边第一排。

    进来一个女老师,短头发,看起来很精明干练,难怪别人会觉得她严苛,可能在大家的印象里,觉得长头发的女老师会温柔一点,不过这也不一定。

    老师喊了上课,正在准备课件的时候,突然后门被人推开,后门可能有点问题,所以吱呀——一声,导致低着头的老师抬起头眯了下眼,“后面进来的同学全部坐前排,老师会吃人吗?一个个的都往后面跑”

    宁则瞬间被所有人的目光围绕,咳嗽了声,只好大摇大摆的往前排去,扫了一眼坐在前面的人,眼睛亮了,居然看见了余欣宁,很?自然的往余欣宁那边坐了过去。

    等位置上坐下了人,余欣宁才转头去看,因为她感受过太多突然被注视的目光,那样的目光很?难受,所以有什么事情,她基本上不会回头看,给别人压力?。

    所以这个时候她看见宁则很?是惊讶。

    宁则笑着挑了挑眉,“嗨,小哭包。”

    真是巧啊,没有想到没有抢到好的课,倒是遇到了熟人,这下好了,以后再也不用占位置了。

    “部长好。”余欣宁嫣然一笑,只不过对于这个外号她表示不解,她也就只是偶然在他面前哭过一次而已,又不是天天哭。

    宁则本来还想说点什么,无奈对上老师的视线,他只好闭嘴了。

    憋了他一节课,等到课间的时候他才终于能说话了,“小哭包,你怎么也选的这个课啊?”

    “部长,我?叫余欣宁,不叫小……”余欣宁纠正她,总觉得这个外号太过亲昵了,不合适。

    “那行,余欣宁,你什么专业的?”宁则摆了摆手,也没有和她计较。

    “酒店管理。”

    “巧了,我?也是酒店管理,原来是同系小师妹啊。”

    “嗯,师兄好。”在他们学校有个默认的规矩,就是喊同系的学长学姐为师兄师姐。

    “小师妹好,你怎么选了这么个课?你不知道老毛让人心里发毛吗?”宁则压低了声音,挤眉弄眼的,大概是心里一直对余欣宁有着愧疚,所以和余欣宁相处起来的,不自觉的就温柔了一点。

    “呃,我?之前不知道。”这个女老师姓毛,其实余欣宁觉得还好,也不是很严苛。

    “那师兄你呢,为什么在这里,我?记得这个好像是大一的课程,你是大二了。”

    宁则:“……”尴尬,这个问题问的,直击心灵。

    余欣宁见他不回答,自顾的说道,“难道师兄选修课挂科了?”

    不是吧,宁则这么不认真吗,选修课都能挂科?

    这还真和学习好不好没有什么关系,选修课挂科就是不够认真,可能是迟到早退或者旷课,要不然就是没有考试。

    宁则抹了一把脸,有点不好意思,“额,这其实,出现了一点小失误,忘记期末考了。”

    晚上在酒店盯盘太晚,手机又没电导致关机,室友找不到他,他自己也忘记要考试睡过头了,因为这事险些被辅导员骂死,因为除了这个挂科,其他的课他都是第一名,可是有挂科就不能拿奖学金。

    他虽然不怎么在意这点钱,但?辅导员替他心疼,唠叨了他好一会,耳朵都疼了。

    “这样啊。”余欣宁点了点头,也没再问。

    “小师妹,能求你帮个忙吗”宁则还是第一次求女生办事,有点不好意思。

    “师兄说啊。”像他们说的,宁则可是天之骄子,她又能帮什么忙呢?

    “以后能不能帮我?占个位置,我?上节课也是满的,老师又喜欢拖堂,等我?下来就没位置了。”中间就十分钟,再被拖堂几分钟,不是宁则不想早点来,而是来不了啊。

    大二生还选修大一的课程就是这样,老师可不会管你要不要选修什么课,没有重叠就不错了。

    要是有余欣宁帮忙占座,那他以后就不愁了。

    “可以是可以,可我都坐前排,前排一直都是空的啊。”余欣宁这句话说的一点错都没有,教室足够大,前面三排还有很?多空位,根本用不着抢,送给他们都不要。

    “那你能为了我?坐稍微后一点的位置吗?也不用太后面,就倒数第三排就行。”

    余欣宁往后面看了一眼,从第一排到倒数第三排,这还不太后面?

    “只要你答应我?,以后开会你要是没时间随便你请假。”宁则十分大气,体育部太累了,他其实也不好让余欣宁干什么,总觉得是在欺负弱小女同志,她太瘦了。

    余欣宁-->>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春日与你,都很甜。本章网址:http://www.sxy8888.com/dushu/12894_90.html

看《春日与你,都很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