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香院 > [清穿]黑莲花的宫斗系统 > 第166章 宫斗的第一百六十六天宫斗的第一百六……

[清穿]黑莲花的宫斗系统第166章 宫斗的第一百六十六天宫斗的第一百六……(1/2)

    在直隶巡抚府上入驻, 顾倩倩换了身衣裳,喝下一杯茶后才慢慢地平复下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紧张不安情绪。

    她手抖得厉害,生死关头谁能不害怕, 她是死过一回人, 更加珍惜自己小命。

    呼一气后,顾倩倩看着同样狼狈不堪杜鹃等人,她张了张, 有千百句话想要说,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好, 今日在船上若是没有杜鹃和百灵帮忙, 她怕是难逃一劫。

    顾倩倩放下手中茶盏,眼睛上下量了她们两个,在瞧见杜鹃手臂上一道刀痕时,她瞳孔收缩, 咬着下唇,握住杜鹃手, “这是什时候受伤!”

    “娘娘,这伤没大碍,奴婢等去上点『药』就行了。”杜鹃连忙说道, 想要宽慰顾倩倩。

    顾倩倩抿紧嘴唇, 没大碍,这怎能是没大碍,这袖子都被染红了, 怕是伤到骨头了, “去让人请大夫来,本宫定要太医把你伤治好,连一道疤都不准留。”

    百灵脆生生地道了声是, 就要去,杜鹃连忙拦住她,转过头对顾倩倩说道:“娘娘,这个时候太医肯定在忙,奴婢一个宫女,要是大动干戈去请太医,反倒是要叫人说娘娘您不是。他们这里定然有金疮『药』,让人取来,百灵给我上『药』就是了。”

    “但!”顾倩倩如何不知道杜鹃话有道理,可她怎能坐视杜鹃手被如此粗糙对待,这重伤,留下伤疤还是轻,就怕砍到了那些地方,回头手不能用了,顾倩倩哪里有颜对杜鹃。

    “娘娘,您就听奴婢,奴婢知道您是为奴婢好,这样吧,等傍晚时候请太医,成不成?”杜鹃话锋一转,提了个比较好提议。

    顾倩倩想了想,只好点头,边命人去取『药』边发人去准备些吃食来。

    如今是平安无事,可接下来还多得是事情。

    今个发生事虽然乎意料,但顾倩倩却是从中觉察有不少不对劲地方来,无论是为她自己,还是为了杜鹃她们,她都不让今天事情这轻易就过去。

    无独有偶。

    乾隆和荣禄是这想。

    白莲这帮草头军不过是市井之徒组成,顺风顺水时候还好,一旦落败,落在朝廷手中,那是一个赛一个没息,吓『尿』吓晕不在少数。

    荣禄借用了巡抚府衙牢房,给这些阶下囚上了几套酷刑后,一个个都招了。

    “嘟嘟嘟——”屋子里说话声戛然而止。

    在听见乾隆沙哑一声“进来”后,荣禄低头检查了下自己衣裳,确认上没有什血渍时,才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乾隆用得是梁巡抚书房,屋子里摆设呈列很是富贵,博古架上不少唐宋时期珍品,墙上更是挂了不少名家字画,只可惜只见富贵,不见风骨。

    地上跪着回话梁巡抚身上已经都已经被冷汗湿。

    “万岁爷,”荣禄走到书桌跟前三步远地方,抱着拳,“白莲那群人已经招供了,此处刺杀乃是由他们主李复明一手策划,李复明逃了,但白莲圣女却是被咱们擒拿住了。不过,李复明逃脱不了多久,梁大人已经派人四处搜寻,想必很快就有消息。”

    “嗯。”乾隆脸『色』这才和缓了下来,他看了地上梁巡抚一眼,道:“起来吧。”

    “谢万岁爷。”梁巡抚慌忙起身,着急之下还险些摔了。

    乾隆看他就觉得心烦,索『性』不看他,这时候,他瞧见荣禄脸上『露』欲言又止神『色』,似乎在为难该不该说一些话。

    “荣禄,你是不是还有话要说?”乾隆眼眸沉了沉,问道。

    荣禄像是被说破了心思一般,上流『露』惶恐神『色』,“启禀万岁爷,奴才是有件事要说,那些白莲人还供一件事,奴才不知该不该提?”

    “有什话只管说,男子汉大丈夫,吞吞吐吐像什样!”乾隆语气带几分不满来。

    荣禄脸上一红,神『色』越发恭敬,“是,那些人说他们只被安排在岸边『射』箭,并没有人听说要凿破船底上船杀人事,奴才不知这是那李复明留一手,还是这回刺杀中另有他人手笔?”

    乾隆瞳孔中清晰地『露』诧异神『色』。

    *

    阴暗『潮』湿牢房弥漫着浓郁血腥味。

    狱卒们狠厉地招呼囚犯们抽声,囚犯们凄厉哀嚎声断续传来。

    “说还是不说!”老林头用烧红铁烙狠狠地烙在木架上挂着男人身上。

    “滋啦”一声声响,烧焦味和血腥味便散开来,男人咬着牙关,脸颊肌肉抽搐,脖子上青筋暴起,显然是在忍耐着常人难以想象剧痛。

    “万岁爷,就是这里。”梁巡抚侧着身,冲着牢头使了个眼神。

    牢头连忙哆嗦着手取下腰上钥匙开了牢门,他们这人哪里想过有朝一日能够见到万岁爷。

    牢头如此,狱卒就更是惶恐不安了。

    乾隆走入牢房后,用袖子掩捂着鼻子,他眼神落在木架上男人身上,冷冷问道:“问什来了?”

    那狱卒哪里知道是在问他,直到被牢头踢了一脚后才回过神来,哆嗦着嘴唇回答道:“这,这个贼子嘴巴严实,小,小还没问来。”

    “上了什刑了?”乾隆看着男人,问道。

    “老虎凳、辣椒油、鞭子和铁烙都上了。”狱卒忙回答道。

    乾隆一听,不由得更加诧异,这些刑罚无不都是酷刑,就算是凶狠人下了牢狱挨不过几回就得老老实实,尤是那老虎凳,那取名叫老虎,足可见有多残酷、狠辣。曾经有个手上沾染了十几条人命江洋大盗一上此刑,连一盏茶时间都挨不住都认罪了,那江洋大盗可是个铁汉子,刀割火烧都不怕,那老虎凳能把他折磨服了,可想而知这老虎凳绝不是人能够忍受。

    “老虎凳都上了,还没问什来?”

    狱卒『露』一个讪讪笑容。

    木架上那男人冷笑一声,往地上啐了一唾沫。

    “好大胆子!”梁巡抚立即变了脸,拿起桌上带血辫子就朝男人狠狠地抽了几鞭,鞭子是特殊制造,上都是带着钩子,一甩下去一收回来就拉下一块肉。

    那男人痛得闷哼了一声,却是紧咬牙关,一句话不说。

    乾隆眯着眼睛看着男人,“是条汉子。”

    荣禄:“万岁爷,他们虽然不说,但奴才看,他们不说却是说了。”

    “这话怎说?”乾隆回过头看向荣禄。

    荣禄眼神落在男人身上,“白莲那群人都是没骨头东,家伙没上都能哭天抢地地求饶,问什回答什,这些人嘴巴一个比一个严实,分明不是白莲人。”

    那男人目『露』凶光,眼神凶狠。

    荣禄笑了,他侧过头看向乾隆,“万岁爷,您觉得呢?”

    “是这个道理。”乾隆略一思索,赞同了荣禄看,他看向-->>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清穿]黑莲花的宫斗系统。本章网址:http://www.sxy8888.com/dushu/10679_177.html

看《[清穿]黑莲花的宫斗系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