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香院 > 写书后全横滨都想追杀我 > 第38章 虚构之春⑽「离开」

写书后全横滨都想追杀我第38章 虚构之春⑽「离开」(1/2)

    『在宿命的结局降临的瞬间, 我看见你的脸上浮现出解脱般的轻松。

    如果说这就是你所期待的归宿……』

    -

    阿加莎.克里斯蒂对她说,“在那个世界,我杀死了「你」。”

    她的声音无比平静, 注视着渊绚的眼神也没有一丝波澜。仿佛在讲述着他人的故事。

    但也正因如此,渊绚才觉得,“一定不是这样的。”

    一个杀死了她的人, 绝对不可能用这样怀念的、温柔的目光来注视着她。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眼睛里没有痛苦也没有悔恨,这只是单纯的故人相逢, 即便其中一方对另一方毫无记忆。

    听到她的回答,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表情『露』出了一点点恍惚,她几乎分不清现在所处的环境,仿佛站在她面前的仍是她认识的那个搭档。

    是她所熟识的“渊绚”。

    她微微垂下了脑袋,闭上眼睛时想起了“渊绚”曾经对她说过的话。

    她说, 如果不是在那种情况下相遇, 或许她们真的可以成为朋友。

    再次睁开眼睛时,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眸中多出了些许令渊绚无法理解的神『色』。

    她像是做出了某些重要的决定一般,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握住了渊绚的手腕。

    阿加莎.克里斯蒂用再凝重不过的口吻对渊绚说, “我能够感觉到,这个世界的「我」, 也已经抵达了横滨。”

    相信再过不久, 她也会找到这里吧。

    ——那反而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找不到的话, 以她的『性』格,在这种于她而言没有任何在意的事物的地方,无论造成多大规模的损失也没有关系。

    如果找不到的话,阿加莎.克里斯蒂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毁掉横滨。

    这本就是她会做出来的事情。

    需要半仰起脑袋才能看到她的脸,听到她所说的话, 渊绚怔怔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阿加莎.克里斯蒂将手掌按在她的肩膀上,“就坐在这里不要动,无论回来的是哪一个我,都会把你安全地带回地面上……”

    “绚,这是我第一次这样称呼你,所以不要急着反驳我。”

    在她的世界里,阿加莎.克里斯蒂违背了钟塔侍从的指令,当她找到海边的渊绚时,她曾试图将对方放走。

    她曾听渊绚说过,她出生的地方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村庄,那里有着她最美好的回忆,于是她想,那里也必定能成为渊绚剩余的人生的归宿。

    她希望对方可以逃走,即便这样会给她带来很大的麻烦。没有完成任务的后果,需要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己来承担。

    但渊绚拒绝了。

    阿加莎.克里斯蒂没有杀她,可她的确死掉了,钟塔侍从并不在意过程,只要结果如他们所预料一般,那就算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完成了任务。

    这是在钟塔侍从的资料记录中,记载着的“事实”。

    ——阿加莎.克里斯蒂,处刑了背叛的渊绚。

    -

    又被留下了。

    她独自坐在空无一人的车厢里,过分安静的气息将她包裹着,窗外的黑暗中仿佛有看不见的妖魔狂舞,狰狞地攀爬在车身。

    但惊人的变化,却仿佛在瞬息之间发生。

    以一种渊绚的头脑无论如何也难以理解的方式,车窗外的黑暗竟在逐渐褪去,穿过薄薄的玻璃渗落车厢,忽明忽暗的灯光失去了最后的用处,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容忽视的炫目光彩。

    那是来自太阳的光辉。

    黑夜结束了。在渊绚的心底里忽然浮现出了这样的想法。

    她注视着窗外,从遥远的地平线上逐渐扩散的日光浸染出大片的亮『色』,推挤着压抑的黑沉。她眯了眯眼睛,缓缓地睁开时,窗外的景『色』不知何时已成静止的状态。

    火车停下来了吗?

    渊绚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她这时候像是完全忘记了阿加莎.克里斯蒂离开时的叮嘱,奇怪的东西侵蚀着她的头脑,仿佛某种无法阻挡的力量在驱使着她的身躯产生行动。

    她走出了这节车厢,在某个时刻停下了脚步。

    ——进入某个车厢时,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扇车门。她找到了出口。

    渊绚没有忘记,这是一列通往青森的火车。

    她还记得自己登上火车的目的——是要和涩泽龙彦一起去履行那个约定,他们要在樱花开得最漂亮的时候,去那条最长的樱花大道。

    他们要一起去看樱花的。

    即便他现在不知身处何处。

    -

    细小的血珠溅入了他的眼睛。

    涩泽龙彦猛地拔/出了匕首,被他压在地板上的青年的伤口涌出鲜红的血『液』。

    真是费解,明明连身躯都已经冰冷、呼吸不再、心跳停止,可是受伤时却仍会有血『液』涌出。

    在这场战斗中输掉的,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客人。

    他躺倒在地板上,血『液』流失的感觉格外鲜明,眼前似乎变得模糊起来,但恍惚间浮现出来的身影,却有着他最怀念的音貌。

    “渊绚……”

    他低声呢喃起那个名字,想起了他们初次见面时的景象。

    在那个时候,是她先伸出了手,询问他是否要和她一起离开。

    「你的名字是什么呢?」粉紫『色』头发的女『性』微微弯下腰来,她的视线与涩泽龙彦齐平,眼睛里像是盛着散碎的山樱花。

    她的手指白皙纤细,半阖着眼睑,长而蜷曲的睫『毛』垂落下浅浅的阴影,声音柔和美丽,「我是渊绚。」

    一名小说家,非常有名气的小说家。

    她被媒体们称之为“当之无愧的天才”。

    即便是从来对小说这类事物没有任何兴趣的涩泽龙彦,也从无数种途径中听闻过她的姓名。

    但她却对涩泽龙彦说,「你拥有非常难得的才能,这份才能将会成为无比强大的力量,但如果不进行约束的话,就会变成可怕的、甚至伤害到许多人的灾难。」

    她不是以“小说家渊绚”的身份来找他的,而是以“异能特务科监视官渊绚”的身份来到了他的面前。

    涩泽龙彦握住了她的手指。

    他触碰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回忆像是被人粗暴地斩断一般戛然而止,本以为早就记不清的过往,曾在他精神崩塌时被深深掩埋的记忆,此刻却忽然悉数浮现在眼前。>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写书后全横滨都想追杀我。本章网址:http://www.sxy8888.com/dushu/10664_37.html

看《写书后全横滨都想追杀我》的书友还喜欢